<cite id="3rb5d"><strike id="3rb5d"></strike></cite>
<var id="3rb5d"><strike id="3rb5d"><progress id="3rb5d"></progress></strike></var>
<var id="3rb5d"></var><var id="3rb5d"></var>
<var id="3rb5d"><strike id="3rb5d"><progress id="3rb5d"></progress></strike></var>
<var id="3rb5d"></var>
<var id="3rb5d"><strike id="3rb5d"></strike></var>
视野知识研究院

上海家化2020年资产结构

上海家化午后闪崩跌停,对此你有何看法?

我觉得是这家公司的经营出现了状况,因为资产如果是正常波动或者涨幅的话,一般不会出现这么大的波动,而是持续的下跌,每天跌停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他一下子闪崩跌停,那么就不正常了。其实主要原因是因为在1月31日的时候,按照国家的要求,公司就要把自己的年报给披露,但是这家年报就把这家公司给跌停了,主要是因为年报的话就要写出自己在去年的一天盈利和亏损状态,而这家年报就表明了这家公司在去年的时候属于亏损状态,而且亏损的比较多,这个年报一披露大家就翻了,大部分股民就觉得这家公司不值得再投资了。

因为股民觉得这家公司已经没戏了,所以大家就集体开始他说这家公司的股票,然后再买入其他公司的股票,我们都知道市场就是这样,如果大家都一起抛掉这家公司的股票的话,那么这家公司的股票就会继续往下掉。如果大家都持续买进的话,那么这家公司的股票就会涨。而这次的结果就是因为大家集体抛售了,所以这家公司就瞬间跌停,所以在我看来这只是刚刚开始,后面还是要继续跌的,当然跌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不会再跌了,而是会有些人去加仓抄底。

所以说从这家公司的年报披露情况来看,确实亏损的比较多,因为公司只有盈利的状态才能积极的向上,如果这家公司总是处于亏损的状态的话,那么他就很难生存下去,相应的股价也会跌,我们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看到年报之后赶紧抛售割肉止损,否则的话后面站损失的更多,这些都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其实股票谁都没有前后眼,每个人买股票的方式方法都不一样。

我们一定要理性购买股票不要过于追涨杀跌。因为追涨有时候还能赚点小钱,杀跌的话经常杀到半山腰啊,虽然这次的跌停看上去是一个机会,但有时候真的是自己进场加仓之后才发现又被套牢了,这是大部分股民经常会遇到的事情。因为每个人都不可能在最低谷买入,最高点卖出就连巴菲特都不行,我们觉得自己比巴菲特更厉害吗?我们其实更多只是一种散户的,非专业性的投资者而已,而这次的事件也反映出了大家对这家公司未来前景是不看好的。

上海家化内控怎么了

内部控制定义中的过程就是(企业为了实现其经营目标,保护资产的安全完整,保证会计信息资料的正确可靠,确保经营方针的贯彻执行,保证经营活动的经济性、效率性和效果性)而“在单位内部采取的自我调整、约束、规划、评价和控制的一系列活动(方法、手续与措施等)。

寻求一家上市公司近10年资产结构变迁历程并分析

一、现行资本结构
资本结构是指企业各种资本的构成及其比例关系,通常用资产负债率来衡量。企业资本结构是由企业采用的各种筹资方式筹集资本而形成的,是企业筹资结构的核心问题。
(一)概况
四川长虹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88年6月,其源头国营长虹机器厂创业于1958年,在当时是我国研制生产军用、民用雷达的重要基地。长虹于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研制和生产电视机,1992年开始进行规范化股份制改组。1994年,长虹股票(A股代码:600839)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其主营业务涵盖:视频,空调,视听,电池,器件,通讯,小家电及可视系统等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
以下的图表是四川长虹上市来历年的资本结构情况:
会计年度 资产 负债 资产负债率
1994 3,349,807,251.65 1,642,534,100.00 52.78%
1995 6,413,782,013.09 3,361,600,982.13 52.41%
1996 11,054,308,626.42 6,610,208,887.23 57.28%
1997 16,784,895,593.00 7,811,278,520.00 46.54%
1998 18,561,892,831.00 7,874,886,463.00 42.46%
1999 16,756,798,744.00 3,857,073,679.00 23.04%
2000 16,162,976,316.00 3,510,866,167.00 21.77%
2001 17,611,190,481.60 4,876,743,311.73 27.71%
2002 18,653,868,397.80 5,727,621,896.11 30.71%
2003 21,338,363,225.34 8,170,329,852.55 38.20%
2004 15,649,029,806.38 6,064,191,932.36 38.75%
从上图中可以得到,最优资本结构的点大致位于资产负债率在50%的情况下,这时加权平均资本成本最低为9.81%。
在计算最优资本结构时,可以先进行定性分析,大体划分出最优资本结构的区间,再进行估计,计算出最优解,这样能保证资本结构计算的适当性。例如可以结合如生命周期等其他的一些分析思路。分析长虹主要产品所属的领域,其已迈入了成熟期,如果不大规模转型转产,公司的成长性已不大。当成长性和风险性降低时,长虹应更多地考虑利用外部负债进行融资。
(二)资本结构优化的政策分析及融资方案安排
实际负债率与最优负债率差别很大的公司有几个选择。第一,它必须决定是转向最优比率还是保持现状。第二,一旦做出了转向最优负债率的决策后,公司必须在快速改变财务杠杆系数和小心谨慎地转变之间做出选择。这一决策也会受到诸如缺乏耐心的股东或有关的zj评级机构等外部因素的压力所左右。第三,如果公司决定逐渐转向最优负债率,它必须决定是用新的融资来承接新项目,还是改变现有项目的融资组合。
迅速调整的优点是,公司可立刻享受到最优财务杠杆所带来的好处,这包括资本成本降低和公司价值的升高。突然改变财务杠杆率的缺点是它改变了经理人在公司内决策的方式和环境。如果公司的最优负债率被错误地估计,那么突然的变化会增加公司的风险,导致公司不得不掉头重新改变其财务决策。
对于长虹而言,其财务杠杆与同行业公司相比较低。它是迅速还是逐步增加其负债率以达到最优水平取决于一系列因素:
1. 最优资本结构估算的可信度。估算中的干扰越大,公司选择逐步转向最优水平的可能性就越大。
2. 同类公司的可比性。当公司的最优负债率与同类公司大相径庭时,该公司就越不可能选择快速地转向最优水平,因为分析家们和评信机构或许对这种转变不看好。上面的分析中可以看出长虹的资产负债率与行业平均水平相差在10到20个百分点之间,从2000年开始,长虹逐渐开始增加其负债比例,拉近与行业水平的差距。
3. 被收购的可能性。对购并中目标公司的特征的实证研究指出,财务杠杆率过低的公司比财务杠杆率过高的公司被购并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在许多情况下,购并活动至少部分是用目标公司未用的举债能力来进行融资的。因此,有额外举债能力但推迟增加债务的公司就冒了被收购的风险。这种风险越大,公司越可能选择快速承担另外的债务。
4. 对融资缓冲的需求。长虹可能出于保持现有项目的运作正常或承接新项目的考虑,需要保持融资缓冲来应付未来不可预期的资金需求。这也许也成为其与银行、政府交涉谈判的筹码。故而长虹不太可能快速用完他们多余的举债能力,以及快速向最优负债率水平转变,而选择渐变的过程。
基于上面的分析,长虹应逐渐的调整其资本结构,向最优资本结构靠近。
三、从长虹看我国上市公司的融资特点
长虹的融资主要有以下两个特点,这也是我国大多数上市公司的共同特点:
1.与外部融资相比较,管理者似乎更倾向于使用保留盈余,长虹也是如此,由于:
⑴与证券不同,保留盈余没有发行费用
与股票和zj发行不同,使用保留盈余进行投资不须花费发行费用,因此也就比股票发行便宜。发行费用绝大多数都是固定的,所以企业股票和zj的发行量越大,平均发行费用就越小。发行规模相同时,权益融资比负债融资费用高。
⑵企业不需要提供大量证实企业获利能力的信息
企业在发行股票和zj时必须要这样做。不提供信息是出于避免竞争对手获得有价值的信息的需要,但这一做法通常不能被股东接受,他们往往认为这是企业不提供有价值信息的借口。所以企业在进行外部融资时往往会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困境。提供信息应该可以增加企业价值,但如果竞争对手攫取这些信息的益处也会损害企业利益。
2.长虹有明显的权益融资偏好,分析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我国市场环境的因素外,从长虹自身的角度来看:
⑴现金流量的不足,有利润无现金。
长虹帐上巨额的应收帐款,反映了大量的利润并未转为现金的流入。长虹几乎每年年中都要经历现金短缺的尴尬,仅是靠高额的银行短贷渡过难关。由于负债融资存在按期支付本息的付现约束,自然权益融资更受长虹的青睐。
⑵代理成本。
在融资决策时由于负债融资需要按期支付本息,减少了管理层可支配的自由现金流,因此会对其产生约束。故管理层转而偏好权益融资。
⑶国有股大股东亦倾向于股权融资。
不仅上市公司经理人偏好股权融资,国有股股东亦乐衷于此。在我国资本市场,股权结构复杂,存在着“同股不同权,同股不同价,同股不同利”的问题。流通股股东高市价购买,而非流通股的转让却是以每股净资产为定价基础。由于我国股票市场中市盈率极高,这就使得参照流通股价格定价的配股和增发的要比非流通股的持股价格溢价许多,因此股权融资所带来的每股资产收益增长利益远大于由股权稀释所导致的每股权益损失。在此情况下,国有大股自然倾向于股权融资,通过配股或增发以迅速提高每股净资产。
另外,在1997年大股东可以放弃配股权,如长虹在1995年的转配股方案:社会公众股东还可以按10:7.41比例 受让法人股东转让的配股权,并且收取法人股配股权转让费0.2元/股。这样相当于股权融资的绝大部分现金资产是由流通股股东所贡献的,大股东则分文未出,坐享每股净资产增值的好处,并无偿占用流通股的溢价部分。
当然这一问题将随着股权分置改革的实施得到逐步解决。
⑷对配股资金的募集和使用缺乏有效监督。
长虹配股募集的大量资金真正投入了哪些项目,这些项目的回报和经营状况如何,缺乏适当的信息披露。在缺乏监督和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资金流向成为了一笔糊涂帐,募集资金增加了管理层的自由现金流量,自然为管理层所偏爱,但却可能导致公司极高的代理成本。

[金台观察]上海家化风波带着中国公司治理怎样启示?

对于一家公司,企业家更重要、员工更重要,还是股东更重要? 对于一家公司,就业更重要、工资更重要,还是利润更重要? 对于一家公司的战略,要基于市值、还是基于利润,还是基于基业长青? 管理者,必须为了股东财富的最大化而工作吗? 不同的答案会带来不同的选择。 平安信托与家化管理层的纷争在本质上就是对于这些答案的不同理解。 平安信托已经解除了葛文耀在家化集团的董事长和总经理职位,现在上海家化小金库的风波,给葛文耀的位置,带来了更多变数。 中国公司治理制度的设计中,过多地迎合了投资资本。比如说,家化集团和平安信托都是独立法人,但法律允许平安信托牺牲家化集团,以适应其自身的发展战略:葛文耀称,平安信托入主后,一直在变卖资产,致使家化集团名存实亡。 对于平安信托而言,他的利益在于入股了家化之后,如何以更好的价格卖给下家。对于上海家化的管理层而言,他的利益可能在于这家公司的规模和可持续发展,并且,当下的公司治理框架下,可能要求他们对股东套现予以配合。 家化人事斗争已经发生了两周,现在的焦点是上海家化这家上市公司的管理层的稳定,因为有太多的投资人是这家公司的股东,机构投资人和中小投资者希望这家公司能够稳健前行。大股东与家化管理层的矛盾表明,这给上海家化的未来带来了不确定性。 股东主义理论里,一切围绕股东旋转,当下的公司治理框架,就是沿着这个理论出发的。对于股东本位的制度设计,支持者看来是不证自明的。更有种说法是,股东财富就是社会财富,这是资本分配最优化的过程中必须的路径。 人民网财经研究院认为,中国公司治理需要进行改革。大股东侵害公司利益的事件表明,在大多数情况下,公司治理的焦点并非股东无法捍卫其自身利益,而是公司无法捍卫其自身利益。上海家化算不上是一个典型案例,但当下有太多类似的事情发生。比如,当大股东股权解禁可流通的时候,公司往往以市值管理的名义,为减持配合。在很多时候,这极有可能牺牲了公司的利益。在这个时候,就必须引入其他利益相关者,更多地予以平衡。 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与股东之间,并非简单的管家与东家的关系。上市公司是一个独立法人,有自己的生存权和利益,他与股东的关系并非在所有的时候一致,那么管理层在其中应扮演何种角色? 我们知道,中国第一代创业家慢慢淡出之后,中国职业经理人阶层面临崛起,这些关系如何协调,对于中国的未来尤其重要。无论是较早的国美控制权争夺、雷士照明管理层与投资者的冲突,还是现在上海家化的内斗风波,这些案例都表明,中国的公司治理已经到了检讨这些核心问题的时候了。

上海家化真的要被玩坏了吗

不过当前最大的问题是,现在由“平安系”把控着的上海家化,一刀接一刀挥刀自残,这家头顶“民族日化”光环的行业龙头企业,这支昔日白马股,还能否好好持续下去?

为扫清宿敌,又一次“自残”

最新的一个刀口,是在23日捅开的:家化原总经理王茁劳动争议案的庭审中,原告上海家化方面为了证明王茁的失职行为,上海家化方面在法庭上提交了最新收到的证监会对上海家化的处罚决定。根据这份处罚决定,监管部门拟对葛文耀处以15 万元罚款,对宣平、曲建宁、丁逸菁、吴英华等4人处以10 万元罚款,冯珺等13人处以3万元罚款,而上海家化企业本身也被予以警告并处以30 万元罚款。

按照王茁方面的观点,上述处罚并不是最终结果,不能以此为证据。葛文耀则在微博中公开抗议,指出家化这样做才是严重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则。23日午后上海家化紧急停牌。停牌前当天股价大涨7%。

一家上市公司,急着自己披露刚刚接到的证监局“罚单”。这种近乎自残的行为,放在“平安系“实际控制的家化与葛文耀王茁等前高管之间的纠纷背景下看,就显得不难理解了。基本上,目前的家化公司的行为逻辑可以这样总结:为了干掉那些人,不惜暂时挥刀自伤企业。

[金台观察]上海家化风波带着中国公司治理怎样启示?

对于一家公司,企业家更重要、员工更重要,还是股东更重要? 对于一家公司,就业更重要、工资更重要,还是利润更重要? 对于一家公司的战略,要基于市值、还是基于利润,还是基于基业长青? 管理者,必须为了股东财富的最大化而工作吗? 不同的答案会带来不同的选择。 平安信托与家化管理层的纷争在本质上就是对于这些答案的不同理解。 平安信托已经解除了葛文耀在家化集团的董事长和总经理职位,现在上海家化小金库的风波,给葛文耀的位置,带来了更多变数。 中国公司治理制度的设计中,过多地迎合了投资资本。比如说,家化集团和平安信托都是独立法人,但法律允许平安信托牺牲家化集团,以适应其自身的发展战略:葛文耀称,平安信托入主后,一直在变卖资产,致使家化集团名存实亡。 对于平安信托而言,他的利益在于入股了家化之后,如何以更好的价格卖给下家。对于上海家化的管理层而言,他的利益可能在于这家公司的规模和可持续发展,并且,当下的公司治理框架下,可能要求他们对股东套现予以配合。 家化人事斗争已经发生了两周,现在的焦点是上海家化这家上市公司的管理层的稳定,因为有太多的投资人是这家公司的股东,机构投资人和中小投资者希望这家公司能够稳健前行。大股东与家化管理层的矛盾表明,这给上海家化的未来带来了不确定性。 股东主义理论里,一切围绕股东旋转,当下的公司治理框架,就是沿着这个理论出发的。对于股东本位的制度设计,支持者看来是不证自明的。更有种说法是,股东财富就是社会财富,这是资本分配最优化的过程中必须的路径。 人民网财经研究院认为,中国公司治理需要进行改革。大股东侵害公司利益的事件表明,在大多数情况下,公司治理的焦点并非股东无法捍卫其自身利益,而是公司无法捍卫其自身利益。上海家化算不上是一个典型案例,但当下有太多类似的事情发生。比如,当大股东股权解禁可流通的时候,公司往往以市值管理的名义,为减持配合。在很多时候,这极有可能牺牲了公司的利益。在这个时候,就必须引入其他利益相关者,更多地予以平衡。 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与股东之间,并非简单的管家与东家的关系。上市公司是一个独立法人,有自己的生存权和利益,他与股东的关系并非在所有的时候一致,那么管理层在其中应扮演何种角色? 我们知道,中国第一代创业家慢慢淡出之后,中国职业经理人阶层面临崛起,这些关系如何协调,对于中国的未来尤其重要。无论是较早的国美控制权争夺、雷士照明管理层与投资者的冲突,还是现在上海家化的内斗风波,这些案例都表明,中国的公司治理已经到了检讨这些核心问题的时候了。


易购彩官方平台